颠覆思维的乌鸦悖论,认为归结法背犯直觉(被颠

  世界上有很多滑稽的悖论,这些悖论言之凿凿然则却有与实践相悖,有名的乌鸦悖论就是如此。乌鸦悖论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德国逻辑学家卡尔·古斯塔夫·亨佩尔(Carl Gustav Hempel)为了说明归结法背犯直觉而提出的一个悖论。

  颠覆思维的乌鸦悖论,认为归结法背犯直觉(被颠覆)

  乌鸦悖论,也叫做亨佩尔的乌鸦或亨佩尔悖论,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德国逻辑学家卡尔·古斯塔夫·亨佩尔(Carl Gustav Hempel )为了说明经历没法验证迷信实际,乃至归结法也是背犯直觉的毛病实际,而提出的一个悖论。

  颠覆思维的乌鸦悖论,认为归结法背犯直觉(被颠覆)

  为了验证乌鸦悖论,亨佩尔给出了归结法道理的一个例子:“一切乌鸦都是黑色的”的结论。我们可以出去不美观察不成胜数只乌鸦,然后发明他们都是黑的。在每次不美观察以后,我们对“一切乌鸦都是黑的”的信赖度会逐渐提高。归结法道理在这里看起来是公道的。

  颠覆思维的乌鸦悖论,认为归结法背犯直觉(被颠覆)

  现在后果出现了。“一切乌鸦都是黑的” 的结论在逻辑上和“一切不是黑色的器械不是乌鸦”等价。假设我们不美观察到一只红苹果,它不是黑色的,也不是乌鸦,那么此次不美观察必会添加我们对“一切不是黑色的器械不是乌鸦”的信赖度,因此越发确信“一切的乌鸦都是黑色的”!这个时分乌鸦悖论就是成立的了。

  颠覆思维的乌鸦悖论,认为归结法背犯直觉(被颠覆)

  『假定我们不美观察了100只黑色的乌鸦,我们关于”乌鸦都是黑的“这个结论准确的概率就会添加100次。这对吗?让我们用逻辑验证一下。依据逻辑,一个命题和其逆反命题是等价的,因而A命题为真的概率就与其逆反命题(设为-A)为真的概率等价。

  颠覆思维的乌鸦悖论,认为归结法背犯直觉(被颠覆)

  下面,我们设A命题为“乌鸦都是黑的”,那么其逆反命题-A就酿成了“一切不是乌鸦的都不是黑色”,A与-A为真的概率是等价的。

  颠覆思维的乌鸦悖论,认为归结法背犯直觉(被颠覆)

  这个时分,悖论出现了:“我看到一只白天鹅,它不是乌鸦,也不是黑色。”这会添加逆反命题-A“一切不是乌鸦的都不是黑色”为真的概率,从而招致命题A“乌鸦都是黑的”为真的概率添加。这不就说清晰明了,我们居然用白天鹅证清晰明了黑乌鸦么?